<cite id="zrlhb"><video id="zrlhb"><thead id="zrlhb"></thead></video></cite>
<menuitem id="zrlhb"><dl id="zrlhb"><listing id="zrlhb"></listing></dl></menuitem><cite id="zrlhb"></cite>
<menuitem id="zrlhb"><dl id="zrlhb"><progress id="zrlhb"></progress></dl></menuitem>
<var id="zrlhb"></var>
<menuitem id="zrlhb"><strike id="zrlhb"></strike></menuitem>
<var id="zrlhb"></var><menuitem id="zrlhb"><dl id="zrlhb"><listing id="zrlhb"></listing></dl></menuitem>
<var id="zrlhb"></var>
<var id="zrlhb"><strike id="zrlhb"><listing id="zrlhb"></listing></strike></var>
<cite id="zrlhb"><video id="zrlhb"><thead id="zrlhb"></thead></video></cite>

發力做大先進產能——對實現“雙碳”目標的思考(四)

  自“十三五”以來,受席卷全國、史無前例的安全環保整治影響,化工產業承受了持續重壓。在低端產能大規模淘汰退出的同時,先進產能的擴大發展也受到一些制約。在雙碳目標新的催化下,能耗和排放的“緊箍咒”聲聲急,被貼上“高碳”標簽的能源化工產業發展環境更加風聲鶴唳。缺少新建項目的源頭活水,行業面貌少了生機與活力。新建先進產能項目受到誤傷波及,這與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初衷已產生偏離。

  針對我國經濟社會主要矛盾轉移和產業結構性失衡的局面,自“十三五”以來,中央在經濟工作中始終堅持穩中求進工作總基調,以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取得了重要成果和寶貴經驗。以體現時代精神和發展潮流的標準規范為抓手,強有力地淘汰掉落后產能,加快先進產能的培育壯大,實現產業騰籠換鳥和新舊動能轉換,是供給側改革取得成果的關鍵所在。更通俗地講,當前我們產業轉向高質量發展的主要矛盾,還是中低端產能太多而先進產能太少,既與國內的需求升級不匹配,在國際上也不具有很強的競爭力和引導力。而破解之道,關鍵還是加快做大先進產能的新動能、新增量,為高質量發展持續注入源頭活水。

  但不斷升級的產業整治,改變了化工行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良好氛圍。雙碳目標的明確,更是驟然進一步收緊了能源化工產業的發展勢頭。一些地方對能源化工行業眉毛胡子一把抓,實行“一刀切”式監管,以能耗和排放紅線的名義,對所有能源化工類新項目一律暫停核準,不管是老項目的改造升級,還是新籌建的先進產能項目,統統不得“輕舉妄動”。

  更有甚者,凡是涉煤的能源化工項目,即便是業內領軍企業籌建的達到世界一流水平的高端項目,也照樣被擱置,這樣的情況在全國各地比比皆是。在減碳減排熱一浪高過一浪的背景下,繼煤基能源化工被妖魔化后,其他高碳化石資源的加工利用也完全有可能步其后塵。

  “一刀切”確實有效,但也簡單粗暴,有可能斷送掉產業升級、新舊動能轉換的時機甚至希望。沒有源源不斷的新的高端項目補充進來,高質量發展從何而來?能源化工行業技術進步很快,往往三五年后就變得物是人非,全世界都在搶拼發展,唯獨咱們突然停了下來,不進則退。這種危險的局面必須打破,我國能源化工行業的供給側改革,必須通過糾偏重新回到正確軌道上來。

  借用魯迅在《拿來主義》中所說的:“總之,我們要拿來。我們要或使用,或存放,或毀滅?!惫P者主張:總之,我們要發力做大先進產能。為了達成這個目的,我們要或分類管理,或調配資源,或剛性淘汰。

  針對屢屢“一刀切”的問題,地方政府也許同樣會訴苦——我們也有難處,國家把任務層層分解下放,地方能耗和排放的天花板在那里,著實沒有可配置的容量和資源。要破解這個矛盾,當然需要各地創造性地探索開拓,但更迫切需要國家層面科學前瞻的頂層制度安排。

  為了給新上高端項目騰出空間,地方政府需要更有力、更巧妙的落后產能退出機制,而且最好是以市場為主導的退出機制,對落后產能形成倒逼升級、鼓勵退出的氛圍,開辟退出綠色通道,引導產業以新換舊、騰籠換鳥。

  從國家層面講,宏觀調控要更講究協調性。除了筆者前文論及的煤電和煤化工需要區別對待的問題,區域的精準對待也很重要。國內能源化工產業聚集區承擔了巨大的責任,將能耗排放留在了當地,將能源和化工產品支援了他方。如果在生態環保政策上不加區別地對待能源化工產地和消費地,很顯然不合理,產地理應配置更多的能耗排放容量。

  此外,啟動全國碳交易市場也迫在眉睫。習近平總書記4月22日在領導人氣候峰會上指出,中國已決定接受《〈蒙特利爾議定書〉基加利修正案》,將啟動全國碳市場上線交易。國家發改委等部門部署,石化、化工、建材、電力等八大重點行業將被納入到碳排放權交易的范圍。

  6月22日,上海環境能源交易所股份有限公司發布公告,全國碳排放權交易正式啟動在即。碳排放權交易為那些真正需要指標的先進產能項目的上馬帶來了一線希望,但筆者更期盼,國家在制度設計之初就更體系、更前瞻一些,將交易指標作為一個工具,輔之以一定的財政補貼,讓低端產能更有意愿、更加積極地退出,以讓出指標,讓高端新建項目能以全球平準價格甚至洼地價格購置到指標,真正實現各得其所、生生不息。

  (本系列評論到此結束)

相關推薦

錢鋒院士講授“開學第一課”

  院士主講“開學第一課”是歷年華東理工大學研究生新生入學教育的“標配”。9月17日下午,中國工程院院士、華東理工大學副校長錢鋒以“弘揚科學精神,恪守學術規范”為主題,為4800余名2021級研究生新...

2021-09-18     中化新網

國家發改委印發 《完善能源消費強度和總量雙控制度方案》

  《方案》明確提出,堅決管控高耗能高排放項目,各地要建立在建、擬建、存量高耗能高排放項目清單,明確處置意見。

2021-09-17     中化新網

“總書記的重要指示讓我們備受鼓舞”

  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近日在陜西榆林考察時強調,煤化工產業潛力巨大、大有前途,促進煤化工產業高端化、多元化、低碳化發展,把加強科技創新作為最緊迫任務,加快關鍵核心技術攻關,積...

2021-09-17     中國化工報

內蒙古堅決遏制“兩高”項目盲目發展

  近日,從內蒙古自治區堅決遏制“兩高”項目盲目發展廳際聯席會議辦公室獲悉,日前內蒙古印發《“兩高”違規項目整改“清零”行動方案》,全面開展違規“兩高”項目分類處置,實現整改“清零”。

2021-09-17     中國化工報

“十四五”化工新材料重在補短板

  9月14日,2021中國綠色新材料(珠海)產業發展大會在廣東珠海召開。來自行業協會、科研機構和企業界的專家代表,圍繞“十三五”化工新材料取得的成績,“十四五”期間我國新材料產業面臨的挑戰和高質量發...

2021-09-17     中國化工報

習近平考察國家能源集團榆林化工

  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近日在陜西省榆林市考察時強調,要堅決落實黨中央決策部署,堅持穩中求進工作總基調,完整、準確、全面貫徹新發展理念,弘揚光榮革命傳統,解放思想、改革創新、再...

2021-09-17     中國化工報
中国老头和老妇tube野外_3d溜溜网_苍井空在线a级观看网站_fuli.su黑料正能量_农村老汉的大肉吊_中国老太毛多多xxx